—如果我们开着车一直追着太阳的方向,是不是永远都不会遇见黑夜。
—あほ。

标个tag,
给自己立一个flag(。

【丸昴】Lost in the Echo(4)

涉谷用叉子去叉蛋糕上的草莓,力气用得大了一些,叉子的尖头戳入草莓的同时手掌的侧面沾到了奶油,他便偏过头深处舌头去舔。

他不安分地坐在窗框上,窗帘被风吹去窗外,扬开身后一片耀眼的光。

从窗口进来了蝉鸣和交谈声,自行车铃的叮叮当当和车辆偶尔驶过的细小噪音,丸山却觉得整个空气都安静下来。

他想去拍下这样的涉谷,实际上在他这么想之前,双手已经快于大脑地举起来将相机对准了涉谷。等他回过神来却又将动作暂停在了空中,担心快门声摔碎这样的宁静,所以他犹豫起来。

涉谷突然转过头来看到了他,觉得他是要破坏刚刚的承诺,想要呵斥,却撞上他看向自己的眼神,于是又窘迫地收回目光。

但还是嘴硬着:“搞什么,这不是...

正式开始工作大约有了半年。

由于是比较特殊的工作,这半年里有四个月都在理论培训。直到这个月初,才真正开始了实践上的工作。

虽然这么说,却也还是在各个部门之间轮训。

所以这段时间,我就几乎每天都可以看见这样的风景。


原本不是个向往大海、甚至不是个喜欢水的人。

现在却几乎每天都和水域有着算是亲密的接触。

学习的专业和现在所接触到的工作内容也是千差万别。

但是,又好像有点喜欢。

每天看得见初出的日光和灿烂的夕阳;

在趸船上微弱的摇晃,和出艇时偶尔遇见浪头站不稳的状态;

也有机会触摸到船舵,尝试着驾驶一小段距离;

还可以接触到以前只能在电影或者游戏中看到的物件。


虽然以...

明天
要早起
然后去做一场梦

已经过去了几天,心情也慢慢恢复过来,虽然一直觉得没法相信,但实际上自己是在慢慢接受的。
感叹自己是有多铁石心肠,才能够去接受这样的事实。

前天和朋友见了面,我们并没有如我所想地抱头痛哭,可能是那个时候还在奢望一切都是假的,也可能是太难受到哭不出来。
我们聊了很多他,所以这几天我一直在日常生活的空隙里想起他来。

喜欢他这么多年,尽管一直都在爬墙(。还爬得特别远。比如这个演员,那支乐队,还有某组偶像。大约是早早地度过了狂热期,所以也不再会去第一时间打探他们的消息,听他们的歌。
但是就像朋友说的,他们每次的新砖会买,新歌的电子版也会下载下来,不会去很狂热地听,而是就放在那里,慢慢地听熟。
“他们已经成了一种习惯...

第十个秘密

Secret Sensation:

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呢?


我记得每次提到这个问题时,总会有人拿出一张图来,紫霞仙子闭起一只眼,面带笑意地看着至尊宝。


他们说,这是喜欢一个人的眼神。



说起眼神,我就突然想起我身边的一对情侣来。


女孩子叫Q,是我认识了挺久的朋友,我们因为喜欢同样的明星,又是同样的星座,还有着同样的姓氏,所以一见如故。


好像就是上个圣诞的光景,我和她约在我常去的一家威士忌吧,说好各自带着自己的男朋友,因为彼此都没有见过,刚好可以互相认识一下。


我们去的时候有些晚,威士忌吧不大,一进门就能...

你的笑是世界上最美的光




↑也太玛丽苏

一篇本质的碎碎念(诶

总是想着“要是因为脱团就毕业了的话也太傻叉了吧”,然后和自己暗暗地较着奇怪的劲。
但事实上又完全没有时间看eito,各种原因累积起来,让自己越来越趋近毕业。
好比今天的BA,如果不是亲友问起我,我自己根本就记不得这件事情。亲友在wx里激动到直接跟我语音说,你回家一定记得看一下!是和服啊!和服!如PV!
于是wx回完亲友就抬头跟カレ抱怨了一下自己忘记看BA的事情,又说到年底音番特别多,所以接下来一个月你都不要见我了吧。
他说,那你就带着电脑我们一起看啊。
カレ倒是一直接受我“追星”这件事,还说要陪我一起去冬控。虽然他能理解我是很好,可又觉得,微妙地与自己所想的有些不一样。
看音番、看控、在屏幕前或者现场激动...

1/13

flower

©flower
Powered by LOFTER